他们说:爱过,无悔

他们说:爱过,无悔。

他们说:爱过,无悔。

气象广播说周末要下雪的,结果雪无情的放了鸽子。

晚上8点,我和妹妹从龙泽坐地铁返回天通苑,13号线上来了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生背着把电吉他,女生帮他提着蓄电池。一首齐秦的《外面的世界》,温馨了整个车厢,陶醉了在寒冬夜里赶路回家的乘客们: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我拥有你
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离开我去远空翱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
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
天空中虽然飘着雨
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
music……

很奇怪,每到我经历的一些事发生的时候,总有一首应景的歌不期然间响起,比如之前的《爱爱爱情》,比如今夜的《外面的世界》。

这个周末的焦点是围绕着“他乡遇故知”展开。我的大学一个宿舍铁哥们儿从天津来北京找我们玩,在北京的不仅有我跟华哥,还有他的前女友~~所以,老友相聚,旧爱重逢,兴奋、感慨,种种情绪交织在了一起。

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期待,总觉得他们之间还会在发生些什么,曾经看上去那么合适的一对儿,如今看起来更让人觉得可惜,曾经稳重的男生现在变得更加成熟,以前漂亮的女生变得更加漂亮,大学的时候,女生是学院生活部长,上大二;男生是刚入大学的憨实青年,加入了生活部。爱情故事就这样慢慢的展开。意外的是女生倒追的男生……而如今也是。然而一切只能以冷静的眼光去看待。

我跟华哥真的是觉得很可惜,曾经这个宿舍里年龄最小的小弟,却是最稳重最有责任心的男生,这一次面对我跟华哥的撮合,面对女生的示好,他选择了冷静和现实,也许,这就是宿命。

宿命就是经常以调戏他人人生为主要目的的坏运气。

晚上华哥请我们看了《王的盛宴》:年轻的韩信带着无限的憧憬投奔刘邦,同甘共苦,出生入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最终得到的却是三十五岁英年暴毙的结局。留下了赫赫功业,然终究没有读懂帝王之心。喜剧?悲剧?谁能猜得到结尾,然而又有谁不喜欢这个故事的开始?

再回到齐秦的歌里吧!有多少无奈是依附着精彩而存在。数不清的刚来北京的人抱怨着北京的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最终却成了最离不开北京的人。我们曾经拥有,如今却彼此祝福,这样的结局是好?是坏?也许只有做选择的人最能体会。

人生匆匆几十载,回首向来萧瑟处,其实最怕的不是做错选择,而是根本没有做选择。

我的兄弟做了最冷静的选择,也许,这次他是对的。他们说:爱过,无悔。

谢谢弹着琴唱着歌的男青年,谢谢跟着他提着电池的女青年,今晚他们的歌也许值不了几个钱,却打动了很多人的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