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树林里的记忆

树林里的记忆

看着上面这站照片,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爸带我去逛庙会。我还比较小的时候,去相邻的几个村子,是北镇还是南镇,还是十八渡了,我都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那里有树林,树林边上就是水,仿佛永远也不会干涸的湖水,清亮的湖水,能看见水草在湖底飘摇。湖对岸的山崖上有人光着膀子冲向空中,从十几米,还是二十几米的崖上跳到水中。

湖水与树林似乎没有冲突,有时在树林里走着走着就会到湖的边缘,还有些树像半根葱一样立在水中。水边是船,小船,一些没有用或破旧的船会被倒扣在岸边。

我总以为自己生于“内陆”,与水无缘。但小时候还是去摸过鱼,趟过水。小时候,老家一下雨河滩就会发大水。等水小了,我们会到下游去拉网捞鱼,或者在河滩的低洼积水处扑腾戏水,抱着的是一个充气的汽车内胎。至少那时候抱着这东西去河滩游泳还是很拉风的一件事。那时我最多12、13岁。

现在每到晚上躺在床上,我总会想起过去的某些点滴,犄角旮旯的旧事。将我和牢笼般的城市隔绝。

刚刚过去的春节,我似乎有所收获,但没法用语言说清楚。

感情不需要再多么的丰富,只要想清楚自己该怎么做,就做,就好。

有时我会在焦虑之中度过,因为未来和下一秒的不确定性。

过年小学最好的同学之一结婚了。我们一起读完了小学,各奔东西选择了不同的中学,每年过年我都会找他们去玩,只是从前年开始,每年我们都会坐下来吃喝,从同学之谊变成酒肉朋友,我认为,我们的关系更近了。我觉得是这样。

过年我高中时最好的同学,没有之一,他来我家看我。说婶子(他妈妈)总是念叨我,好几年也没过去玩了。我跟他说等今年5.1放假的时候去看看婶子(他妈妈)。我去过他们家几次,婶子和叔叔热情的接待了我。他结婚那年我上大二,没能去参加他的婚礼,那年过年,我去他家拜访,他们还准备了一大桌子菜……

这次他来,跟我说了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叔叔没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曾经跟我在酒席上谈笑风生的叔叔,年纪轻轻的就过世了,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叔叔为了家操劳了一辈子,做雪糕批发冷藏,水果冷藏等。还真的没能享受天伦之乐,就这样走了,因为肺癌。

是我疏忽了跟同学的联系,曾经帮助过我很多,高中时期最最最最好的朋友,在他需要关怀时,我没能在身边,很内疚,一种难以言喻的难过。

上天的不公是给我们最响亮的耳光。这耳光却是我们自己打的自己,回首过去时,我总是脸颊发烫,难以面对。似乎我没做错什么,可回头看去,却跑偏了许多,大错特错。人生轨迹就是这么神奇,同时残酷。

所以你必须学着比现实更冷酷。

以一张图片结尾,以砺我心

以一张图片结尾,以砺我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