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茨困境

15年前,他们一见钟情;他们日子清苦却相濡以沫;
07年她患上严重尿毒症,他到处借钱倾家荡产为她透析治病;
她没有北京户口办不了医保,他豁出去刻假章,用假收费单让医院为她透析4年,骗取医疗费17万。
后来他被抓受审,他说:“您不用念了,我都承认就完了。” “被逼的没办法了,只为妻子能先不死”。

这是《新京报》7月12日报道的一则名叫《为救尿毒症妻子 男子骗医疗费》的新闻,主人公是一名普通的北京市民廖丹,其妻子名为杜金领,身患尿毒症,两人都是下岗工人,廖丹以打零工、捡废品、开黑摩的维持生活,他们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儿子,一家三口依靠每月1700元的低保生活。而在广大网民的眼中,廖丹救妻的事情就是现实版的《北京爱情故事》。

他们生活在北京,他不帅她不美,却一见钟情;他没钱她失业,却相濡以沫;她患上严重尿毒症,他倾家荡产为她透析治病;她没有北京户口办不了医保,他豁出去刻了假章,用假收费单让医院为她透析4年,骗取医疗费17万,后来他被抓受审,他说做这一切只为让她能不先死。

多么美丽而凄惨的北京爱情故事。我们传扬至死不渝的爱情,但这样的爱情在现实中体现更多的却是夹杂在其中的无奈和悲凉。

我之所以提起这件发生在半个月前的事,是因为今天早上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发展心理学的假设——海因茨困境(Heinz dilemma)。【注:以下内容将引用心医堂-徐清照心理医生的博文】

在一座欧洲小城里,一位妇女因某种特别的癌症而接近死亡;城里有位药师发明了一种新药,这药有可能救活她,可是,他是个奸商,他要的药费是他制造该药成本的10倍。这位妇女的丈夫海因茨只能借到一半的钱,因此只好请求药师减价,可药师不同意。海因茨为了救妻子的命考虑到了翻墙入室,把药偷出来。

他应该这样做吗?为什么应该,为什么不应该?

他有职责或者义务去偷这种药吗?如果他不爱妻子,他会为妻子偷药吗?如果这位要死的人是一位陌生人情形会怎样?海因茨会为这位陌生人偷药吗?偷东西是犯法的;这样做也是违反道德的吗?这类的问题总共有21个。

以上就是海因茨困境的假设和问题。

科尔伯格原来的例子是由芝加哥地区有代表性的72名10岁、13岁和16岁的男孩子组成的。他每隔2-5年测试一次,一直测了30年。经过最初的一些测试之后,由三个年龄组所作出的答案的差别使科尔伯格认为,道德感是在明显不同的一些阶段发育的。后来,当他的受试者都长大了一些以后,他发现他们在这些阶段上的进展正好如他所预料的一样。在这里,我们展示一下这种分阶段理论最新的形式,还有每个阶段典型的回答,支持和反对海因茨偷药的答案都有。这是个简化的形式,科尔伯格原来比较麻烦的一些话已经改动了一下:

第一个阶段:天真的道德现实主义;行动是规则为基础,动机是避免惩罚。
支持者:如果妻子死了,你会有麻烦。
反对者:你不该偷药,因为你会被抓起来送进监狱。

第二个阶段:实用主义道德观;行动以获取最多的回报或者利益、尽量减少对自己的消极后果这种欲望为基础。
支持者:如果你被抓住了,你可以把药还给他,不会有很长的刑期。如果你刑满后回家时妻子还在,坐一阵子牢也算不得什
反对者:如果偷药,你妻子可能在你还没有出牢房时就死了,因此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第三个阶段;社会共享的观点;行动以别人对此预期的同意或者反对和实际或者想象的内疚为基础。
支持者:如果你偷药,没有人会认为你是个坏人。可是,如果你让妻子死了,你在别人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反对者:每个人都会认为你是个罪犯。偷了药之后,在别人面前你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第四个阶段:社会系统道德感;行动以是否会有正式的羞辱(不仅仅是反对)和对别人造成伤害后的罪恶感为基础。
支持者:稍为有一点荣誉感的人都不会让妻子这样死去。如果你不对妻子尽这份责任,你会永远感觉到内疚,会觉得是你自己使妻子死去的。
反对者: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因此没有想到你偷药时是在干坏事。可是,等你到了监狱时,你会醒过来。你会因为自己的不诚实和触犯法律而感到有罪。

第五个阶段:人权及社会福利道德观;其视点是一种理性的、有道德的人的观点,他认为价值和权利应该存在于一个有道德的社会里;他们的行动是以保持对公众的尊重和对自我尊严感的尊重为基础的。
支持者:如果不偷药,你会失去别人对你的尊敬。如果你听任妻子死去,那可能就是因为害怕而不是因为理性。你会失去自尊,也可能失去别人对你的尊敬。
反对者:你会失去在公众面前的地位和尊敬并违反法律。如果听任感情的操纵而忘记长期的观点,你会失去自尊。

第六个阶段:万有道德原则;视点在于,所有的人类都应该对彼此和对自己采取这种道德观;行动决定于公平、公正和对自己能否保持自己的道德原则的考虑。
支持者:如果你不偷药而听任妻子死去,过后你总会责备自己。你不会受到责备,也是依法行事,只不过不是按你自己的良心标准而已。
反对者:如果偷药,你不会受到别人的责备但你只会责备自己,因为你没有按照自己的良知和诚实标准行事。

【注:引用完毕】

以上就是美国儿童发展心理学家劳伦斯·科尔伯格(Lawrence Kohlberg)所作的假设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研究成果(名为“六阶段道德发展理论”)。

科尔伯格的研究成果我们暂且不说,说说他的假设,当我读到这个假设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太像新京报报道的现实版《北京爱情故事》了。这个假设在现实中上演了,中国版的海因茨困境——廖丹救妻。

这件事被报道后,引来许多人热议和帮忙,网友范炜通过网络为杜金领募集了50万元透析费用;7月16日,珠海市政协委员陈利浩捐款帮助廖丹退赃,保住了廖丹唯一的那套小产权房。在此之前,廖丹遍地贴小广告准备卖掉房子退赃,他单纯地以为只要退了赃就有希望获得缓刑。

有人说面对海因茨困境,廖丹这北京哥们儿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在中国法律面前,廖丹将会被处以怎样的刑罚呢?我很想知道。

附:廖丹救妻案判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