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传》-从心不从众

坂本龙马的传奇人生

坂本龙马的传奇人生

一心一意推荐日本好剧。

最近在追一部电视剧《龙马传》,在我看来,坂本龙马就是明治维新时期的“流川枫”,或者“令狐冲”。剑术超群,为人逍遥,待人平和……只是生在变革时代,龙马对于国家的关心程度更高一些。

《龙马传》是我在视频网站上偶然看到的(其实这部电视剧是2010年上映的),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坂本龙马的名字也没听过。因为对日本战国史很感兴趣,所以遇到了日本战国时代的人物都想看看,于是,就这样认识了这个明治维新时代的奇葩风云人物。

在网上看到对坂本龙马的一句话评语:

在当时的幕末乱世时期坂本龙马则被视为促使日本走向现代化的关键人物。

这句评语让我想起了日本电影《清须会议》里的丰臣秀吉,在历史大转折的时刻,总有一些人成为中流砥柱。《龙马传》拍的也非常到位,很多地方能让人反思自己的内心。强烈推荐正在奋斗的年轻人看一看,也许会在剧中有意外的收获。

至于我的收获,我才看了5集半,但受益匪浅。

比如龙马的姐姐乙女对去江户闯荡的龙马的书信叮嘱,以及寻找人生之道的鼓励。

再比如龙马在海滩上见到松阴老师后,被松阴的一席话所感染,也想偷渡去美国,被松阴喝止的一席话,大意是:偷渡去美国是我的使命,而不是你的使命,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使命,去问自己的内心最深处,答案应该已经在那里了。

从心不从众,寻找自我的价值,这是我看了5集半的收获,受益匪浅,内心平和了许多。

推荐文章:

《日史人物志之坂本龙马 – 不想当政治家的商人不是好剑客》

坂本龙马,与其说是一个超越时代的人物,不如说是一个百年罕见的漫画诡异人物。换句话说,是朵大大的奇葩。

剑术来说,龙马毫无疑问是最知名的天才之一,被后人列为幕末时期的八大剑客之一,23岁便取得幕末三大流派(类似于剑道的常青藤名校)之一“北辰一刀流”的大目录皆传资质(类似于博士学位),成为桶町千叶的剑术总教头。在安政四年(1857年)江户天下剑术大比武中,轻易便击败时称“当代武藏”的双刀流高手岛田逸作,证明其实力的确名不虚传。但身在杀人流血如芥草的勤王志士丛中的他一生中却从来没有用刀杀过人。比如在长崎,面对企图从背后偷袭击杀他的纪州藩士冈本觉十郎时,他也仅以刀背一敲击倒为止,便转身离去,反倒弄得正倒在地上等死的刺客觉十郎云里雾里。

作为剑客,龙马却并不珍爱随身刀具,反而更喜欢摩挲枪械,是幕末少见的枪械专家。庆应二年(1866年)在伏见寺田屋酒后遭奉行所偷袭时,同长州派来保护他的三吉慎藏一起以两人面对百余捕快的追杀,只是用高杉晋作送给他的柯尔特式左轮手枪应战,面对十几把长刀、大拇指动脉都被砍断而血流不止快送命的时候,他手握那把名刃陆奥守吉行却始终没有出鞘。事后面对三吉慎藏极度疑惑,龙马也始终未对此作任何解释,只是摸着头装傻说:“哦,是嘛?”。

龙马身形高大,以通行说法换算是1米82,放在男性平均身高不足160公分的日本幕末时期,走在街道上壮观程度不会亚于易建联逛商场的。虽说外形俊朗,但是他衣着邋遢,自然卷的头发总是蓬松散乱,穿着传统的仙台平挎皱巴巴的,还特别不爱洗澡。脏归脏,这哥哥却时不时喜欢往脖子上头发上喷洒点法国的香水,混合他在轮机舱里染的煤灰味儿,好几次把他在海援队的副手陆奥阳之助给熏的没办法只好坐在屋子的外面听他说话。(阳之助这个人可得记住啊,他便是后来甲午战争后同伊藤博文一起逼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字的那位外相陆奥宗光)。他给人印象总是懒懒散散、能躺着就绝不站着,在当代重磅人物都正襟危坐讨论天下大势的场合下,他的招牌动作除了把腰带解下来放在嘴里咬,便是连挖鼻屎还带嚼着吃,倘若生在当世,便大可与现任德国队主帅勒夫好好交流一下口感心得了。但是奇怪的是,那些视礼如命的幕末大人物西乡隆盛、大久保一藏(即后来的大久保利通)、桂小五郎、乃至幕府老中(类似于国务院总理)板仓胜静和亲藩大名松平春岳等人却从未因龙马的举止粗鲁而对他有过任何轻视。

在身份等级观念森严的江户时代,按规矩出身区区土佐一介乡士(下级武士)的龙马甭说跟这些人谈笑风生,就是跟他们的家臣同处一室都不够格,更何况他是一个脱藩之人(等于现在没有户口的盲流),而他居然能出入这些大名府宅、雄藩藩邸如自家后院,不说是奇迹,也得说他的结交能力之强实在令人咋舌。可是他这个人,却偏偏有一项特质名声在外,那便是衲言和待人冷淡。在初见身为萨摩忠臣的西乡隆盛的时候,两人竟然冷场了,也就是对不上话,最后实在没话的时候,龙马居然唱起了土佐的童谣,完了之后便告辞离府,距离相谈甚欢差了老远。可是,在龙马离去后,西乡对陪席的吉井幸辅感慨说:“实在是不可思议之人啊。见面时并未和他说多少话,可是等他离去,人却已留在心中。”后来向西乡引见龙马的胜海舟问龙马对西乡印象如何时,龙马说:“我初见西乡,其人广漠辽阔,不得要领。恰如大钟,小扣则小鸣,大扣则大鸣。”由此可见,就算口不若悬河如老罗也未必没有感染力,器量是否投缘才能摩擦起真爱啊。再后来,龙马能凭一己之力,便把萨摩、长州这两个互相仇杀、只有血泪没有爱的对手硬是撮合成幕末最坚固的盟友,说这奇迹是肇发于西乡龙马这次孩童般的交流一点不为过。

从小受旧时代武士风格熏陶的龙马,身为天下维新志士的偶像,思维方式却同那些信奉以身殉勤王大业的志士完全不同。他在长崎创办了日本第一个股份制企业,取名为“龟山商社”。奇葩的是,按认缴股份出资的是萨摩长州,实际控制人却是这位一分钱没有出的龙马。莫明其妙具备现代投行“OPM”(Other People’s Money)理念的龙马居然说服股东萨摩和长州干起了融资租赁的活,花钱给他的商社买船作固定资产不算还投入运营资本,这些全计入实缴资本不算负债,负债率为零!龙马对于当时上海、长崎和西日本的各项贸易物价门儿清,还让陆奥阳之助编纂了一本物价考,列举了各类商品的产地、产能和价格波动以及价格波动的影响因子,这在当时西日本海运界几乎无对手了。当然龙马的志向不是做生意,他作为大老板,却基本不参与公司业务,而是整天跑京都玩政治、跑长州运军火军粮。说白了,龟山商社,即后来的海援队,就是他自己的私人海军。在幕府发动的第二次征长战争中,他龟山商社的两艘船直接就跟高杉晋作一起同幕府海军开打。庆应三年(1867年)6月份发生了“伊吕波”号被纪州藩“明光丸号”撞沉之后,龙马以一介私人公司之名,手持“万国公法”向纪州财政索赔,这也创下了日本又一个第一— 成为第一个以“万国公法”为基础申请海事仲裁的日本人。Of Course从来没听过有什么“万国公法”的纪州武士是不会吃这一套的。于是,又成就了龙马的另一项纪录– 日本第一个以个人身份向藩国威胁宣战的人,而且对象是实力55万石、家格居日本300诸侯之首德川“御三家”纪州藩!更让人疯狂的是,作为龟山商社的股东,萨摩和长州均表态一旦开战便与龙马共进退。OMG,看看龙马的能量大到了什么地步!

龙马虽然身为志士,但骨子里信奉的是不流血主义。长州的桂、萨摩的西乡和大久保,一心要讨伐幕府,以灭亡德川氏为己任,而关东的会津、桑名等佐幕大藩也摩拳擦掌想重演关原决战一举击溃西军重振幕府声威。在这样一个核裂变链式反应一触即发的时候,龙马通过后藤象二郎向全日本抛出了改变历史走向的“船中八策”。这一开创性的制度建议宛如向反应堆插入了镉控制棒一样,即刻整理了火星四溅的时局,并促发了日本700年武家政权史无前例的和平政权移交即史称“大政奉还”,避免了整个日本重陷战国乱世,进而为日本以最小代价实现向“向明而治”的维新政权过渡奠定了框架。作为新政府权力结构以及人员名单的主要草拟人,坂本龙马居然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列入。西乡隆盛、小松带刀等人初看到此名单以后以为龙马是太累了,把他自己给遗漏了。在西乡的构想中,龙马恰应该是新政府的首席参议才对。(虽说“参议”名义上位居6位大名组成的“议奏”之后,其实按照后来明治政府的运作,“参议”是名副其实的内阁,首席参议便就是首相拉。)西乡一脸不解的问龙马,怎么没有你的名字呢,甚至连你的亲信都没有?龙马说了一句:“我没这兴趣。我,要创造一支世界的海援队。”

龙马身为武士,却基本无视为当时武士所遵奉的信条。在从寺田屋袭击中死命逃到护城河的木柴堆上时,同行三吉慎藏自知难逃追捕,打算跟龙马商量切腹善后,因动脉被砍断大量失血的龙马却嘲笑他说:“作为一个长州人(三吉是长州藩武士),动不动就切腹,急着赴死, 怎么跟我们土佐的莽人似的。”正当实诚的三吉君满脸诧异在风中凌乱的时候,龙马又说:“三吉君,有没有退路是老天爷想的事,我们只要想着怎么逃就可以了。”在这之前,在为力促萨摩长州秘密同盟的时候,龙马行走于大阪、京都等地,当时他已被列为幕府最高级的要犯,不但佐幕组织见回组、新选组在到处筛查,并下了就地格杀的密令,大阪城代也总指挥身份在部署网络力图抓捕或击杀龙马。龙马却突然明访大阪城天守阁,对目瞪口呆的大阪城代大久保一翁说:“我知道你是总指挥,所以来了解一下幕府的追捕方案。”气的同情龙马的大久保差点没当场葛屁。后来,龙马无论大家怎么劝,都不愿意去安全的萨摩藩府居住,而是固执的选择在近江屋同中冈慎太郎密谈。这个龙马,在被见回组的刺客砍到血肉模糊的时候,还是那副天真又无所谓的样子,费力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对奄奄一息的中冈遗憾的说:“中冈君,你还好么?我的眼睛被额头流下的血盖住了,看不见了。”然后,他就再也看不见了。

坂本龙马其人:

坂本龙马

坂本龙马

One thought on “《龙马传》-从心不从众

  1. Pingback: 雾霾和北京 | 一心一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