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朝军,一个前半生把运气用完了的人

人机德扑大赛上的许朝军

2017年4月,人机德扑大赛上的许朝军

如果不是昨天的新闻《传原人人网负责人许朝军组织德扑赌博被抓》,恐怕许多人都还不知道许朝军的近况,甚至年龄小一点的朋友,恐怕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许朝军是谁?

说几个他跟互联网圈内人的关系,你就知道他的分量了:许朝军和现在网易副总裁、网易有道的CEO周枫,在读清华大学期间是一个宿舍,住上下铺。而隔壁宿舍住着后来的搜狗CEO王小川。

他是湖北仙桃人,恩,雷军的同乡。96年进入清华,98年还在上大学就拿着月薪1万5,为陈一舟做开发。2000年大学毕业,他们为陈一舟做的Chinaren社区被搜狐3000万美元收购,许朝军毕业就进了搜狐当上了技术总监。这履历,直接秒杀现在的大学生啊。

05到09年,许朝军回到陈一舟麾下,负责人人网。10-11年到盛大做了一年的COO,然后开始创业,拿到了李开复的200万美元投资。11-12年他带领创业团队先做点点网,后做啪啪App,再做乌鸦匿名社交……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感觉许朝军像是一个在前半生就把运气用光的人。

这三张配图就好像是许朝军运势的真实写照一样

这三张配图就好像是许朝军创业运势的真实写照一样:从光鲜到黯淡

许朝军最近一次露面是今年(2017年)4月份,由李开复牵头促成了一场人机德扑表演大赛,由国外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冷扑大师”对阵中国龙之队,许朝军作为中国龙之队的组员参加了这场德扑比赛。

比赛结果是经过5天鏖战,冷扑大师机器人完胜中国龙之队,人类又一次输给了AI。

许朝军又多了两个身份

许朝军在这场人机德扑比赛的参赛身份很有意思,除了我们以上介绍的履历之外,他还成为了:校长和名鲨。

北京国际扑克学校创始人及校长,拥有众多德扑学员及仰慕者;具备丰富的德扑实战经验和理论体系,人称“京城名鲨”

这跟外界之前对他的印象转变有点大。

不过想来也合理,毕竟他曾经的老大陈一舟和投资人李开复都挺喜欢打德扑。许朝军肯定也耳濡目染的受影响。另外创业失败后,如何才能继续跟大佬们一起愉快的玩耍?一起打德扑嘛!毕竟半个创投圈的人,都说过自己很喜欢玩德扑。

如果说创业是互联网人的摇滚,那德扑就是创投圈的敲门砖和润滑剂了。

但蹊跷的是,我搜了一下许朝军的北京国际扑克学校,网上完全没有任何信息,就好像这所学校完全不存在一样。这是他的新创业项目吗?还是只是拿来唬老外的名头?

那许朝军拥有的“众多德扑学员及仰慕者”又都是谁?这次传闻的涉赌会不会是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网上的匿名评论

网上的匿名评论

水深不深就不知道了,我们也就不深扒了。

不过对于他另外一个牛逼闪闪的人称绰号——京城名鲨,我还特意去搜了一下。可惜这外号就连百度都不认!微博上更没有任何实质信息。搜京城名媛倒是一大堆。

京城名鲨的搜索结果

京城名鲨的搜索结果

当真是“即使你在江湖,江湖也没有你的传说”啊!朝军同志,这是什么情况?京城名鲨是你在德扑圈的小众绰号吗?怎么还搞出了“江湖人称”的宣传套路。

许朝军这5年里都做了什么?

说正经的,许朝军的百度百科里,他的职业生涯始于1996年,却在2012年10月戛然而止:

许朝军的职业履历

许朝军的职业履历

其实在做语音图片社交产品“啪啪”失败之后,他还做了一款匿名社交产品“乌鸦”。但最终都没有成功突围。

而从2012年,到2017年,可是被互联网女皇称为互联网史上“史诗般5年”的黄金创业时期啊。许朝军就这么错过了?

2012年,许朝军决定“二次创业”,战略放弃点点网,转型移动社交,做啪啪app。

2013年1月许朝军参加了极客公园的创新大会,《许朝军:关于啪啪关于点点》,他当时分享了做啪啪的动机,以及承诺“只要口袋里还有100块钱,就会维护好点点及用户”(承诺,呵呵)。那时他给其它创业者的建议是: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产品推出一个星期后,如果不行赶紧换。

2014年6月,啪啪开始用自身的流量推荐新产品“乌鸦”。同一时期许朝军的老领导,人人网的CEO陈一舟公开炮轰许朝军的老婆杨慕涵(时任人人公司校园渠道负责人)公权私用,利用公司关系为其家人许朝军的系列竞争产品啪啪、乌鸦做推广。

当时许朝军站出来为老婆打抱不平:

我先做点点,您做小站。我先做啪啪,您做啵啵。我先做乌鸦,您也做。和您同时代是雷军,周鸿祎,马云,李彦宏。我只是您永远的徒弟,不是敌人。希望有机会一起合作,共同开始谱写一段美好的故事!乌鸦说不定是一个开始。@陈一舟

目前许朝军的老婆好像是从人人网出来后,自己创业了,依然在做校园媒体。

621602b7jw1eq33vkz3fpj20hs0hs0wg

我查了查许朝军的“北京龙必驰科技”和“北京长滩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信息里的商标注册信息:

2011年是点点网;2012年是啪啪;2014年是乌鸦;2015年9月是芥末校园;2015年底是音乐圈。

产品几乎一年一换,想必这也能看出许朝军在2012-2017这史诗般5年里的创业挣扎吧。

但这些商标信息里没有任何涉及北京国际扑克学校的信息。许朝军如果真的要做学校的话,不也应该像之前的项目一样,保护一下商标品牌?

许朝军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样?

许朝军说“做社交是我的天命,我做了十六年”,也正是这种对社交的笃定,让许朝军的创业路越走越黯淡。他选择的创业赛道上,注定会有腾讯微信这样的巨头,而且回顾许朝军的几次创业,他第一次是像素及抄袭国外轻博客Tumblr(汤不热);后来一直徘徊于熟人社交与陌生人社交之间。但大多都是基于校园市场(熟人社交),估计是他的老婆有校园渠道资源吧,而且他负责过人人网,这个路径依赖,他始终没有摆脱。

熟人社交,是一块没有未来的市场,因为腾讯和微信已经卡住位了。

而跟许朝军同一时期创业,又是校友的王兴则有不同的选择。王兴早期也是将美国的各种模式Copy 2 China,有成功也有失败,社交、团购等方向都有尝试,但王兴后来变得更善于思考和长期坚守,前些年他分享过一个四纵三横的创业图谱。试图从中分析出下一个创业风口在哪里。

和菜头在槽边往事里也写过这个《王兴的表格》,最后总结道:

在现实世界中,媒体等内容产业所占比重极小,可以想见在未来的网络世界里,内容产品的占比也会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轻。所以,画完这张表之后,王兴就彻底离开了互联网内容产业,去做互联网商业去了。

王兴的深思和决绝,与许朝军对社交的笃定与产品上的善变,体现了两个人的思维方式有很大不同。

也许出身农村的许朝军,与出身富二代的王兴,两个人的“天命”真的决定了某些事情:

许朝军说自己30岁之前就是赚钱。这是因为他们家里很穷。许朝军上大学期间就开始给家里寄钱。而且选择为陈一舟打工也是因为当时陈一舟愿意给他开出1万5的工资,这样他就可以给家里寄更多的钱。穷困,也许影响了许朝军的深度思考,也导致他迫切渴望成功或赚钱,从上面他说的一款产品一周内没起色就得换方向这一点来看,许朝军确实思考不够深。

王兴不一样,他从小家里就富裕,父亲是龙岩水泥厂的老板。他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他可以读自己想读的书,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哲学问题。所以看问题方式慢慢就不一样,做的抉择也就不同。

雷军也说过:不要用你的战术勤奋来掩盖你的战略懒惰。其实很多时候这种战略懒惰,是一个人的格局瓶颈,而不是他真的思维懒惰。

另外,许朝军非常崇拜乔布斯,甚至因为乔布斯而喜欢上了禅修。这一点给他的影响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反向的,因为乔布斯最重视的是产品,将产品做到极致,许朝军在创业的这几年里恰恰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产品,也许不是他不重视市场和运营,而是他的心思已经全扑在了寻找机会和专注产品上,所以即使自己老婆有校园渠道优势,好像在校园里,他的产品也没有赢得太多的用户和口碑。

他做产品的初心,好像不太对。而他的胜负心也非常重:

许朝军的妻子曾评价他说:他有一颗隐藏很深的、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胜负心。骄傲的人有两种生活,一种是要变成大佬,另一种甘心过自己的小日子,他不承认自己是第一种,但也绝对不是第二种。

许朝军在寻找各种方法对抗自己的焦虑和紧绷的状态,后来他还喜欢上了跑步,因为他说做一次禅修能让他平静七天,但是跑一次马拉松他能平静两个礼拜。

天命、初心、格局,这些都影响着许朝军向更高的层次迈进。他像1.0版本的王兴,始终没有突破不断追逐风口的困局。

当然,以上也只是我根据他们的出身、职业履历引申的一些猜测而已。

如果这一次许朝军真的以自己的兴趣(德扑)为出发点,把扑克学校当做新的创业,照着一辈子的事业去做也就罢了,但如果只是一个拿来唬人的名头,我会真的对这位创业者彻底失望。

话说现在确实有很多人都想把德扑竞技化、体育化,就像电竞慢慢的成为主流一样。也许这又是一个风口吧。人称“京城名鲨”的许朝军又恰好是德扑高手,这次踏下心来做,兴许能帮他实现“成为大佬”的夙愿吧。

前支付宝员工爆料

前支付宝员工爆料

另外,有报道说许朝军的事情可能没有传闻中的严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以上面这种方式来规避风险?倘若被抓到实证就严重了,倘若没被抓到实证,那问题就没那么严重了?

一切静观其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