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的5次大胆抉择:学了那么多大佬,追了那么多风口,依然做不好创业

雷厚义,悟空单车创始人

雷厚义,悟空单车创始人

来源:创业那些坑(微信ID:naxiekeng)

我在网上找了好久,才找到了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的照片,显然这位风口上的90后创业者,并不善于抛头露面。而他做的共享单车创业项目悟空单车,也只运营了5个月,就匆匆选择了关闭。

据说在这期间损失了300万元。

对于雷厚义这位与OFO创始人戴威同龄(都是91年出生)的草根创业者,我非常好奇他的经历和每一段的人生选择背后有着怎样的思考。

比如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重要选择:退学(2011-2012)。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在大学二年级他就选择了退学,理由是因为“对专业不感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要知道雷厚义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大学生,考上了大连大学,虽然学校没什么名气,但对于一个母亲在家务农,父亲在外打工的农家子弟来说,至少也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关键机会了。而雷厚义就这么轻而易举(褒义一点叫举重若轻)的放弃了。

你知道他当初考上大学多么不容易吗?他家可是一路靠着捐助读完的初中、高中。

2011-2012年的雷厚义,不知道他是否受到了乔布斯和马克·扎克伯格的影响,因为这两位史上最牛逼的退学生,当时风光无限,简直有被封神的感觉。

2011年10月5日,苹果创始人“移动互联网大帝”乔布斯薨(hong,四声)了,一时间举世震惊,《乔布斯传》也在10月24日推出,关于乔布斯的传奇人生也在互联网上被广为传播,他的退学创业经历,他去印度禅修的经历被津津乐道。

2012年5月另外一位退学生马克·扎克伯格创办的Facebook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早在这之前的2010年就有一部讲述扎克伯格在学校创业并退学的电影《社交网络》上映。2010年美国《福布斯》评选了10位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排首位的就是马克·扎克伯格。

作为一个“想成就一番事业”的大学生,想必雷厚义看到了别人的成功,也用自己的退学做出了实际的回应。

2011年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年份,这一年雷军推出小米手机,也是在这一年,雷军“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的创业号召也刚刚发出。辅以更多的是雷军创业反思相关的报道:“如何顺势而为”、“在金山15年错过了整个互联网”等等,各种创业媒体开始竞相报道。

哦对了,做创业媒体报道的36氪也是2011年7月成立的。i黑马、虎嗅、钛媒体等一批创投相关的媒体也相继在2012年上线。这些媒体在之后的创业大潮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美化创业故事的角色。

2011年,移动互联网的苗头刚刚兴起,就连BAT都在抢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船票。那时候的线上流量还很便宜,线下获取用户的成本也还很低,那时候将美国模式Copy to China还行之有效,比如当时比较火的人人网、王兴的美团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都是“舶来品”。许多有志青年都抱着创业的梦想跃跃欲试;也有更多人还在因为参不透移动互联网的未来而困扰,那是一个美好的年份,2011年。

雷厚义人生中的第二次重要选择:在北大当保安(2012-2013)

2011年,可能还有另外一件事彻底改变了雷厚义的人生——北大保安甘相伟的事迹被媒体报道。

其实这位做过北大保安的甘相伟早在2008年就已经考入了北京大学,不知道是因为媒体后知后觉,还是因为甘相伟要出书了,书商们做的舆论炒作,凭借着北大、保安等词汇间的巨大反差,一时间引起轰动,先后被《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甚至在2011年12月,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都为其新书《站着上北大》作序。

恰好在这个时间段,雷厚义选择了退学,他来到北京,成为北漂大军的一员,并在北大当上了一名保安。他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北大课堂旁听。他说自己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自己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也许雷厚义并不知道,日后另外一位共享单车的领军人物,ofo创始人戴威,当时也在北大学习,戴威在2009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2013年毕业,曾短暂去青海支教,回来后继续在北大攻读研究生,2014年戴威与4为合伙人创立了ofo,貌似戴威也没有硕士毕业(这里存疑),就选择了去创业了。

但与雷厚义的草根背景不同的是,戴威的学历与家庭背景是他无可比拟的。祖籍安徽,“自带”北京户口,中学就在北京排名第二的人大附中上学;在北大本科毕业、读研究生,还当选过校学生会主席;其父亲曾任中国中铁党委书记、总裁,现在是新兴际华集团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

雷厚义就是再努力18年也难和戴威一起喝一杯咖啡吧。

2012-2013年同在北大,也许是他俩唯一的人生交集。

最牛逼的北大旁听生曾经建立了新中国,但雷厚义并不是这块料,最终他也没有像甘相伟那样以保安的身份考入北大,又或许,他原本就没打算考吧。

雷厚义的第三个重要人生选择:正经的北漂(2013-2015)

2013年,雷厚义的双胞胎哥哥在天津财经大学物流专业毕业。是的,雷厚义还有个孪生哥哥,叫雷厚涛,现在我们应该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轻而易举”或“举重若轻”的选择从大学退学了吧——因为他是弟弟,爱冒险不受拘束的个性使然,同时他也觉得退学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他的哥哥雷厚涛就是靠匿名企业家每月捐助500元生活费,才读完大学的。想办法为家里减负这应该是所有农村孩子进入大学后都会有的心理吧。

雷厚涛

雷厚涛,雷厚义的哥哥

相比起来,他哥哥雷厚涛的个性更稳重一些。恩,老哥稳。

雷厚涛大学毕业后也加入了北漂大军,两兄弟一合计,都很看好互联网行业,而且都想当产品经理,乖乖。

2013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微信已经开始在移动互联网卡位,张小龙作为“七星级产品经理”被业内推崇至今,雷军的风口论也已经成熟。专注,极致,口碑,快的7字诀已经让他的小米在线上打的传统手机厂商无招架之力,互联网思维、降维攻击、单点突破是当年我们听得最多的词汇,《三体》这部科幻小说成了互联网CEO口中最酷的书籍,特斯拉也开始成为他们眼中很酷的座驾。在当时成为一名产品经理,就好像真的能操盘过亿用户的平台,最终改变世界一样,美好且可触及。

雷厚涛和雷厚义兄弟俩因为都没有互联网相关背景,所以只能在北京的地下室里,开始闭关修炼,他们通过“看网络教学视频”学了两个月的产品设计。然后开始找工作。

两个月后,雷厚涛因为有大学学历,进入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大数据贷款的风控工作;而没有学历的雷厚义则略微坎坷了一点,不过最终也如愿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做的是校园闲置物品交易的C2C电商平台。

雷厚涛、雷厚义两兄弟,一个从潘家园七八平米的地下室,一个从通州十几平米的出租屋,同时踏入互联网,做了两年的北漂,直到2015年底。

2015年,雷厚涛在北京的那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已经做到了项目负责人,当时做的是一款会员制贷款产品,其实就是次信用网络贷款,也就是为大学生、初入社会工薪阶层等信贷弱势群体提供小额网络贷款。在当时,互联网金融市场还很少有类似的产品,雷厚涛对此很有信心。

可是,2015年下半年,由于这家公司的战略调整,主业转型,雷厚涛负责的这个项目,尚未投放市场即取消。与此同时,雷厚义在那家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也做到了产品总监的职位,但由于后续融资失败,也面临重新找工作的窘境。

两兄弟一商量,决定索性回重庆创业。

在北京这两年,2013-2015,是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在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2017年度《互联网趋势报告》中,将过去5年(2012-2017),称为互联网“史诗般的5年”。

这5年里互联网思维的普及,互联网彻底的改变了人们的普通生活,从线上到线下,从衣食住行到学习方式、交流方式。巨头竞合,开放与垄断,狂妄之人与新的戏法,每天都在互联网上上演。

2013-15年的北漂时光,不仅为雷厚涛和雷厚义打开了更广阔的天地,更让他们了解了互联网模式,掌握了互联网思维,而且各个雷厚涛还切入了热门的互联网金融领域,而弟弟雷厚义还在2014年自学过一段iOS开发尽管他最终还是认清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

至少两兄弟在这期间,懂了点技能,还有了方法论,何愁黄金屋?

雷厚义的第四个重要人生选择:回家,会重庆去创业!(2015.12-2016.8)

2015年下半年,雷氏兄弟在北京的职业发展同时遇到了挫折,恰好这时是“双创”的火热时期,他们决定回到家乡重庆去创业。风口与抉择总是不期而至。

后来雷厚义回忆道:“北漂”创业的那段日子里,北京冗长的地铁跟环线,让他感到眩晕。在这之前,他早就习惯了在重庆垫江的惬意生活,从小乡镇到大城市的环境转变,意味着平常要吸更多的霾,走更长的路。

显然创业者的路径依赖,不仅是受行业领域上的影响,还有可能受地域上的限制。相信每一个北漂的人都有想过,何时才能把北京的先进模式搬回家乡去创业,也让自己不再奔波。

  • 互联网打破了信息流的中心化
  • 移动互联网打破了资金流的中心化
  • 而物联网则是要打破物流的中心化

距离梦想实现的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而在物联网来临之前,雷厚涛和雷厚义还只能做资金流的事情,基于雷厚涛做过互联网金融方面的项目,回到重庆后,他们又继续开始做贷款方面的创业。

据说两人回到重庆时一共就一万块钱,后来又通过亲朋好友借款、银行贷款等方式筹集了几十万元,注册了重庆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地点在冉家坝的一处两室一厅的民宅。从2015年12月正式运营,到2016年的3月,公司做了三四款互联网金融产品,但没有任何市场和投资方面的认可,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公司越来越难过。

每个月发工资那几天,每到晚上9点之后,夜幕降临,员工离去,两兄弟就开始四处打电话借钱。白天不能打,被员工知道肯定跑路。

终于,到了2016年5月份,所有员工因为几个月拿不到工资都不再来上班。那些日子里,雷厚涛和雷厚义聊了许多,他们甚至约好:如果败了,就各自去找地方上班赚钱一起还债;如果成功了,也要分开发展,毕竟对于共同的家庭而言,这样可以更大程度地分担风险。

约定完,两兄弟重新出门,挨个拜访核心团队成员,劝大家回来上班。苦口婆心之下,技术总监第一个被打动,回来继续完善第四款产品“借钱用”的后台管理系统。

“借钱用”的产品逻辑,其实就是雷厚涛当年在北京那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所负责项目的延续,也恰恰是这款产品,使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起死回生。

就在员工都已经跑光了的5月份,雷厚涛、雷厚义突然发现,“借钱用”的流量突然间飙升,大量用户涌进来,甚至让两兄弟有些措手不及。可是,用户涌进来是要借贷的,雷氏兄弟自己都没有自己维持公司运营,甚至连每个用户1元钱的征信验证成本都支付不起,哪里有资金借贷给用户?

在关键时刻,两兄弟决定,更改产品逻辑,从互联网现金贷平台,变成网络现金贷的流量平台,将流量导给发薪贷、功夫贷、平安普惠等有实力的放款平台,靠收取实际贷款佣金的方式赚钱。

马上,这一模式就开始产生佣金收入,第一个月,也就是6月份有4万元,而7月份就增长到了30多万,8月份突破100万……曾有那么一刻,雷厚涛、雷厚义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仿佛是做梦一样。

当时,两兄弟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踩在了一个巨大的风口之上。这个风口就是,2016年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元年,各级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强力出台了多项监管措施,加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规范管理。而在2016年3月30日,央行、银监会出台《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要求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市场,积极构建消费金融组织体系、不断推进消费信贷管理的模式和产品创新。

一边是堵,一边是疏,各大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强力监管下,顺势挺进消费金融领域,而这种集体挺进,就需要海量的用户流量支撑,这恰恰为雷厚涛、雷厚义的“借钱用”的精准流量,在危难之际提供了发展契机。

由于6月份产生的现金贷流量佣金,要到8月份才能结算到账,事实上6、7月份,公司仍然是发不起工资的,但是看到业绩在疯狂地增长,雷厚涛、雷厚义两兄弟开始放心大胆地借钱发工资,甚至各自办了多张信用卡,用于套现发工资。

就在6月份,公司有做起来的苗头,为了分散家庭的风险,按照两兄弟的约定,雷厚义成立了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孪生兄弟启动了孪生公司的进程。

雷厚涛名下成立了在你身边、后汉科技、深圳前海辉誉金融;雷厚义名下成立了纵情向前、战国科技、深圳前海同花顺金融。进入2017年,雷厚涛又成立了先天下商业管理、超秒数据科技等公司;雷厚义又成立了照汗青科技、厦门融云智创金融等公司。

在雷厚涛、雷厚义成立的不同公司中,装入不同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服务,而雷氏兄弟相互持股,一般都是90:10的比例,也有95:5的比例。

雷厚义说,兄弟分家独立发展,主要还是为了分散家庭的风险,以及尽量发挥各自的能力。事实上,兄弟俩还是经常碰头,一起来研究行业里的发展趋势,共同制定战略进行互联网金融领域新的布局。

雷厚义的第五个重大人生选择:追共享单车的风口

雷厚义其实还是个蛮喜欢追风口的人。比如腾讯创业对他就有这样一段报道:

2016年6月的一个傍晚,正在金融领域创业的雷厚义浏览着创投圈资讯,不想放过每个新的热点。虽然远在重庆,但这位90后创业者依然对北上广的“创业核心领域”保持着密切关注。

 

此刻,一篇有关ofo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

2016年6月这个时间点很敏感,一个月前他们公司的员工还因为长期拖欠工资而走光了,到了6月,公司因为开发“借钱用”而有了盈余4万元。

这时候雷厚义看到了ofo的报道,不知道报道中有没有提及创始人戴威,及其北大学生的身份。如果看到了,想必对他的触动会更大一些吧!

等到2016年底ofo和摩拜开始密集的得到巨额融资,雷厚义终于坐不住了,他找人花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就开发完app,直接在自行车上加密码锁的形式来快速上线了自己的新项目:悟空单车。

之后的事情媒体也都报道了,上线报道5个月的悟空单车关停,1000多辆车无法找回,雷厚义因为这个项目而损失300多万元,而他自己则以自己的经历告诫大家:千万不要追风口……

总结:

王健林曾经曰过: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其实雷厚义身上有太多的媒体报道中成功者的影子:乔布斯和扎克伯格的退学经历;甘相伟的北大保安经历(区别是甘相伟逆袭成功进入了北大,而雷厚义并没有);还有追逐雷军风口,双创风口,连续创业的经历。

这些经历背后都有各自合适的成功者。但如果把这些拼凑在一个人身上,雷厚义身上,他的创业反而没有成功。一方面本身作为一个毫无任何资源和背景的农家子弟,他唯一获取信息的通道就是媒体报道。而媒体报道的许多故事或案例,都是被加工过或扭曲化的。

哪儿有那么多的5分钟敲定3000万投资的故事,背后的调研时间长达半年、一年的都有可能。

哪儿有那么多的退学创业成功故事,大多数人还是更适合在大学里平稳过渡一下。就像NBA里的高中生球员,多少年才会出一个科比?加内特?

所以,雷厚义的前两次决定,很明显都是盲目追随“人造偶像”的盲目决定。退学是盲目的,去北大当保安也是盲目的。

而他之后与哥哥的一起学习产品经理、自学iOS,回重庆创业,做共享单车创业,也都是在追各种风口,做各种尝试。

年轻人做各种尝试并没有错,但最怕的就是从20岁尝试到30岁,最后发现之前所有的尝试都没有形成为积累,最终到了30岁到40岁的阶段,还要重新开始。20岁的时候还可以能屈能伸,但有些人30岁的时候,就很难能上能下了,这也是很多职场人士面临的困境。

雷厚义从金融领域赚了钱,就追风口搞共享单车(软硬件结合的项目),明显是进入了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就像许多年前很多行业大佬赚了钱,因为看到房地产热而投资,最后被套牢一样。

做事要有敬畏之心,也要形成积累。希望雷厚义能从这次失败中明白这些吧。

不过有意思的是雷厚涛的稳重,还是值得弟弟认真学习的,在互联网金融行业赚了钱的雷厚涛说目前他在做“碗里”、“锅里”、“田里”的三层布局:碗里的,是把现有的主营业务继续做上规模;锅里的,是要通过现金贷挖掘消费金融产业链的新趋势创新点;田里的,则是要尝试非主营业务的投资布局。

也许那300万,就是雷厚涛非主营业务的投资布局之一吧。

失败了,就重新来过吧。

参考文章:

《从一万元创业,到年流水十几亿,雷氏兄弟只用了一年》
《面对疯狂扩张的ofo和摩拜,小企业该如何生存?悟空单车复盘死亡教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