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这么多的人,你们要去哪里

回家

还记得第一次在北京地铁国贸站 从10号线换乘1号线
当时非常震惊 那么多的人像大海一样 往相反的两个方向涌动
每个人看起来都差不多 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那么重要 就像海中的一朵浪花

人是群居的动物 那么这样看来 如此拥挤的北京应该是不会寂寞的 但事实恰好相反
最开始我在北京做美术老师 每天天黑下班 从四汇下了拥挤的1号线 独自缓慢地走在回住处的路上
我不喜欢管租的房子叫家 这样有点对不起有家人在等我的那个家
从地铁到住处有一段距离 在通惠家园高高的台子上 地铁的头顶
那时候我走路还比较慢 还会停下来看灰黑色的天空
我想起我小时候住在重庆的山里 晚上吃过晚饭 看完新闻联播 就跟爷爷奶奶一起到花溪河边散步
天上星星很多 我从来都懒得去数 因为反正也数不过来 可是为什么北京的天空没有星星呢

我一边想一边继续看 发现只要看久了 还是可以看见零零散散有一些星星 发着微弱的光
这件小事在我演出现场上已经说了一百遍 可能这次说完以后就懒得再说了
但 当时真觉得很触动 因为我发现 天上星星看不见 是因为四环的路灯太亮
那么多灯火辉煌 那么多霓虹闪烁 天空都照成了灰色
星星被人造的光湮没 自然是看不见了 于是我在脑海中写下了这句歌词
你有多久没有看见满天的繁星 城市夜晚虚伪的光明遮住你的眼睛

我大学时疯狂的爱过一个人 说起来其实是很不堪的一段恋情
为了这个人 我背叛了另一个人 背弃了承诺
当时真的是被新新的恋情冲昏了头 从长春跑到沈阳去看她
把想对她说的话刻成了CD 用她的照片做封面
我们在她楼顶晒花生 在院子里摘很甜的小番茄
我们一起讨论关于蓄头发的正确方法 我们骑着摩托车飞奔在沈阳的郊区宽阔的马路上 用单反相机拍下了美好的夕阳
我们没过多久还是分手了 因为她说 要去遥远的地方闯荡
我欣然的接受了这个理所当然的理由
但 时隔多年我才从别人口中知道 原来她并没有把我当做曾经的男友
所以你一定想不到 原来那天的阳光 这首歌说的是这样一件有一点不堪的往事

这个故事我以为就这样完结了 结果生活总是比想象精彩
在我来北京没多久 她也来了北京 和我住的很近
当她告诉我住的很近时 我开心了很久 但是又心慌
这到底是一个机会一种暗示呢 还是一个考验呢 还是一种关于因果循环的讽刺呢
我一直很想见她但又很想回避 好不容易一起吃个宵夜 也可以保持距离
然后在一个很吵闹的酒吧门口 她跟我说 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我们 重新在一起吧

我当时脑子里开始放走马灯 听说人死的时候会有走马灯 回顾你的一生
我当时走马灯只回顾了一小段往事 然后你猜 我是答应了呢 还是拒绝了呢
唔 我好像什么也没说 没说在一起 也没说不在一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很害怕
她是认真的呢 还是开玩笑的呢 她喜欢我什么 跟我在一起对她有什么好处
在一起之后呢 要不要搬在一起住 每天要做什么
生活习惯不一样怎么办 要不要介绍我的朋友给她认识呢
万一感觉不如从前 要如何面对这样的尴尬
万一有一天没话聊怎么办 万一又要分手 那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怎么办
我脑子里一下飞速的旋转 但是太飞速了 有点晕 最后我就什么都没决定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谁 都没有再提

因为 实在太寂寞了 于是总尝试跟人谈恋爱 可是因为太寂寞人总是变得有点迫不及待
遇到一个觉得好的 迫不及待的在一起 然后发现性格不合适 或者生活内容相去甚远 又迫不及待的分开
这件事经历太多了之后 这种迫不及待又变成了随随便便
看到一个差不多的 随随便便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一段时间发现有分歧 也懒得去解决 随随便便就分开
在北京的几次恋爱都是这样的 迫不及待和随随便便
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 因为给你一种错觉 就是 你随时能再找 随时能再换
这么大的城市难道没有人比他更好吗 没又人比他更合适吗 没有人比他更能给你安全感 给你温暖 给你一个看起来像家的住处吗

我 年纪小的时候 可能 所有人年纪小的时候 谈恋爱都会喜欢发誓
什么 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啊 永不分离啊 要有一个共同的家 要有小孩和狗
哪个97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但是渐渐的 就 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至少我不敢说了
越来越有所保留 越来越不去畅想爱情的未来
那些分分合合的人 有些跟我谈过关于未来的畅想 有些没有
后来 告别之后有的成为了朋友 有的失去了联系
那些关于未来的美好画面 那些初次相遇的回忆 那些动过心 留过情的人 你们都去了哪里

北京现在交通很拥堵 空气很差 人口压力很大
最近的非官方统计听起来很吓人 说 合计大约有7500万人口 而 外来常住人口约5000万
看完这个数据 我很担心北京会塌陷 而小道消息 北京的地铁1号线也似乎是在塌陷 因为挤地铁上班的人真的太多
那么多人抱着梦想跑来这里 都觉得这里什么都有 都觉得充满了机会和挑战
然后过去了一年又一年 你敢不敢回头看看自己的梦想 看看自己是不是变得更好了 看看自己找没找到你想找的东西 你想找的人
如果没有 那 这么多年 到底又意味着什么

我 不知道有多少人 每天被令人讨厌的闹钟叫醒 开始加入拥挤的上班人海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 每天挤在小小的隔间 纠旋在同事和老板之间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 晚上肚子饿 找不到人一起吃宵夜 生病了也没有人陪你打吊瓶 电话本翻了一遍又一遍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 跟家里打电话说 没事 放心 我在北京很好 我很忙 先挂了 然后挂完电话就大叹一口气

有一次演出的时候我唱到一半跟大家聊天 说起我奶奶不想让我来北京 后来没办法又妥协了
说起她在切菜的时候留下的眼泪 说起 宁在大城市哭不在小城市笑这句人生格言
说完自己都哭了 眼泪鼻涕的 真是太讽刺了
谢谢这个城市 作为一个外地人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所以我也在加油 让自己变得更好
我之前也说过 早晚有一天是要走的 谢谢你曾经收留我
不管是温暖的 冰冷的 还是残酷的

那么多的人 你要去哪里
让我拥抱你 在晴朗的天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