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的“声”活烦恼

刚刚有人调侃年前放假,说提前一个礼拜放的是文艺公司,提前两天放的是普通公司,按着国家法定日期放的是2B公司。
又根据大数据分析得出结论:现在还上班的人,工资也高不到哪儿去……

说的基本很对。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幸运的躺枪为2B一类。下面进入正题:

可怜的我那被“强奸”的耳朵

可怜的我那被“强奸”的耳朵

在北京生活这几年,最开始困扰我的是地下室里的潮湿气,所以我只住了俩月的地下室,而且俩月只用了两度电——基本上就是去里面睡个觉,其他时间会在公司和附近的书店呆着。

随后就是隔板房里的叫床声,床板叫的很响,在活塞运动的压力下吱吱呀呀……其他声音此处省略N个音阶(详情请百度“音阶”)。我发现这跟你和一个打呼噜的人睡同一间屋是一个道理,要么早点儿睡着,不然晚上你别想睡觉,Now or never.

再后来,境遇好点儿了,不再住隔板儿房了,就开始在晚上听楼上的掉钢镚声,掉玻璃球声,小狗汪汪叫声,夜猫子像婴儿一般的啼哭声,最令我发指的是,现在住的地方每到晚上11点,一注咕噜咕噜的撒尿冲击马桶里的水声,准时响起,驱散了我原本的睡意,只想找把剪刀,阉了上面那孙子。这跟叫床那个不同,你还没机会敲着房顶跟他说,要么早点儿,要么声音小点儿……往哪儿尿不好,非得冲着马桶水去……怪腻歪人的。

是我太敏感了么?还是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