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的暴富传说

注:此图的大爷与本文并无关联。

注:此图的大爷与本文并无关联。

前天跟我的一个朋友吃饭,他老家是雄安新区的,容城县的。

他约我也是想在老家做点事,因为我之前有创业经历,还在做新媒体相关的运营。所以就想聊聊。

他说:你知道因为雄安新区,容城县出现了一条“央企一条街”吧?!(他说的是容城县的奥威路)

我说我在网上看到过新闻。

雄安新区容城县的奥威路 雄安新[……]

阅读全文

顾颖琼曝光贾跃亭给女儿的5亿生前信托,是真的吗?

顾颖琼9月5号也举报过孙宏斌在美国偷税

顾颖琼9月5号也举报过孙宏斌在美国偷税

昨天微博大V@王巍 谣传褚时健去世的消息,被证伪;今天就又有微信大V公众号@顾颖琼博士看天下 曝光贾跃亭在美国给自己的女儿订立5亿元生前信托基金的事情。

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呢?小爆来详细挖一挖。

事件前因后果:

今天一大早就有很多媒体在转一篇文章,知名大V顾颖琼曝光贾跃亭给自己女儿“Tiffany Jia”办理了近5亿人民币的生前信托,而且是不可撤销的生前信托。

小爆查了查资料,[……]

阅读全文

虎嗅你们洗稿洗的真性感

646aea21ly1fip5utb39pj20qo0qoq3z昨天写了篇文章,《任正非你别致歉了,“华为加西亚”孔令贤早已经技术移民了》,然后投稿到了虎嗅,今天早上一上班,就看到了虎嗅的审稿结果:

虎嗅编辑,你想要什么样的性感?

虎嗅编辑,你想要什么样的性感?

其实对于虎嗅的拒稿,我也习以为常了。

不过看到虎嗅编辑的这个拒稿理由“短新闻性质的文章,写的又不性感”,我也就呵呵了。

我是这么理解这件事的:投稿之后,被录用的情况肯定是少数,拒稿占多数。但每次拒绝时,虎嗅的理由总是给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就无Fuck说了。[……]

阅读全文

投行名称这么乱,创业者你都分得清吗?

朱啸虎

朱啸虎

2017年9月3日晚上,朱啸虎在朋友圈再次发声,警告了媒体别再发布以自己名字为题,实际为金沙江资本包装的文章,因为金沙江创投和金沙江资本没有任何关系。他还补充说道:滴滴/ofo和金沙江资本投资的任何企业都没有业务往来或者承诺。

看到这里我就纳闷了,原来金沙江创投和金沙江资本不是一家啊?!

原来,以金沙江冠名的投资机构现在一共有三家:金沙江创投 、金沙江资本、金沙江联合。

公司也有好几家:北京金沙江朝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阅读全文

雷军投的星空琴行一夜关店有何内幕?答案都在这里

0ce8ea4d2bc64f23b71718e60b30b142

从一篇被删的知乎专栏说起

下面这段文字写就于3个月前(目前在知乎上已经被删了,不过百度快照里仍然能搜到),而星空琴行一夜间关闭全国60家门店是发生在9月2日。这看似突然的关店行为,原来早在3个月前就埋下了危机的种子。

原标题《扒一扒星空琴行的内幕》作者@扒爷

八卦一下星空琴行的内幕,感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

一、定位:自诩是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实际上用互联网和教育的外衣伪装的,目的好拿融资。

本意想做一家上市公司,做一家上市公司和做一家服务客户的教育公司,其实是两码事。发心就不正,结果你懂得。从拿完天使做钢琴单品类,貌似靠谱贴营收还可以,在资本热钱多的时候拿了一[……]

阅读全文

陈欧的尴尬,何止是美国股东的炮轰

cbf20014111fee15b3c93b353a545f79

本文由一心一意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这个秋天对于陈欧和聚美来说,都是多事之秋啊,处境都有点尴尬。

尴尬一:陈欧在娱乐圈的尴尬

明星企业家陈欧,最近遇到了一件极为尴尬的事儿。

就是脱口秀演员李诞在《吐槽大会》上对他的一番吐槽,当天陈欧原本答应要作为嘉宾出席的,但听说有喊麦那位小哥天佑也在场,陈欧觉得天佑土,不想同台。

李诞不得不临时找大张伟救场,随后在台上来了3分钟的吐槽——

视频在此:https://v.qq.com/x/page/a05399lbrrb.html

e1d9c21d-d747-44dd-b13b-b70b83e459b7

150406349310

要说之前的陈欧,对于上电视、蹭热点的节目往往都是来者不拒的,这[……]

阅读全文

权力的游戏之百度外卖篇

111

副标题: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背后的众生相

自古红蓝出CP,百度外卖的品牌色调为红色,饿了么则是蓝色。他们两家在昨天正式合并了。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这笔交易中的几位核心人物,感觉有必要拿出来说道说道。

当昨天早上我看到《财经》宋玮写的那篇《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了,但背后出钱的是阿里》文章时,我注意到了其中一句“主导百度外卖出售的是百度投资并购部门,该部门由马东敏(Melissa Ma)负责”。

马东敏

百度CEO特别助理、李彦宏的老婆、百度早期员工、亏损业务的清道夫、投资并购部门的负责人、职能部门一把手、资源调配人、以及“大家和公司与Robin之间很好的br[……]

阅读全文

ICO的创富泡沫与乱象

所有人都在击鼓传花,只要庆幸自己不是最后一棒就好了

所有人都在击鼓传花,只要庆幸自己不是最后一棒就好了

最近这些日子,尤其是6月份之后,我经常看到有人在朋友圈谈论ICO以及分享相关文章,人们都在说它是一种非常暴利的赚钱模式。而且代表着数字货币未来的商业模式。

有人觉得它是一种非常新型的众筹模式,是可以帮创业者绕过VC融资的模式,同样募集到所需的资金。也有人把它形象的比作是KickStarter(国外众筹平台)和纳斯达克的结合体。

根据博链研究统计,目前数字货币共计953种,2016年[……]

阅读全文

最近的变化

beach-blue-ocean-paradise-Favim.com-2173907

这两天没有动笔写字的冲动,所以一直闷着,总觉得要写,但没有主题可写,有些难受。

最近我开始回想以前,还有想到以后。对于当下却少了些敏感,变得越来越迟钝了。

记得以前参加过那么多的葬礼,我有时候会想,小时候哪懂得生死离别是人生中最大的苦楚。儿时最紧要的还是对各种事物的好奇,对于自己情绪的关注要大于对外界的关注。

所以当我爸带着我去参加一位伯伯的葬礼时,我只记得自己试着哽咽了几次,愣是掉不出眼泪来。我爸则哭了。眼泪里是属于他们的回忆和情谊。我其实觉得蛮尴尬的。

所以长久以来我很怕参加葬礼,倒不是因为生死离别,而是难以自处。哭不出来,笑就更不对了,不哭不笑又略显麻木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