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之百度外卖篇

111

副标题: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背后的众生相

自古红蓝出CP,百度外卖的品牌色调为红色,饿了么则是蓝色。他们两家在昨天正式合并了。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这笔交易中的几位核心人物,感觉有必要拿出来说道说道。

当昨天早上我看到《财经》宋玮写的那篇《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了,但背后出钱的是阿里》文章时,我注意到了其中一句“主导百度外卖出售的是百度投资并购部门,该部门由马东敏(Melissa Ma)负责”。

马东敏

百度CEO特别助理、李彦宏的老婆、百度早期员工、亏损业务的清道夫、投资并购部门的负责人、职能部门一把手、资源调配人、以及“大家和公司与Robin之间很好的bridge”。

有这么多重身份,只可惜她却不是龙妈,看完第七季《权力的游戏》,我感觉她目前的现状更像是瑟曦·兰尼斯特?!大权在握ing。

简单列举一下马东敏之前的光荣战绩:

1、帮百度拿下天使投资:

1997年介绍李彦宏与徐勇认识,徐勇曾是马东敏的同事。徐勇之后为百度的创立提供了第一笔12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2、建议百度做竞价排名:

2001年国庆节,在120万美元即将烧光,百度又找不到盈利模式时,李彦宏给还在美国的马东敏打了一通电话说了那句圈内有名的“如果真的过上没有房子,没有车子的生活,你能承受得了吗?”。

马东敏第二天就回到了国内,并在之后她和李彦宏一起逛王府井时,通过看到一家小商店门口排了一条长龙,发现商店正在用赠送丝绸纱巾的方法吸引路人,招揽顾客,她想到了百度可以做竞价排名,建议李彦宏用这种方式盈利,虽然当时在董事会上,以徐勇为代表的大多数董事极力反对,但李彦宏在会上拍了桌子,最终让董事会同意了竞价排名。这一招使百度当年盈利1000万美元,用户呈几何数递增。

不过徐勇也因此而逐渐被边缘化,最终于2004年12月,百度上市前夕,离开了百度。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啊!现在大家都在网上吐槽百度的竞价排名骂着李彦宏,其实这个锅至少有一大半,应该是马东敏背,而不是李彦宏背。

3、拍板儿出售去哪儿给携程:

马东敏还是最终拍板儿把去哪儿出售给携程的关键人。这是曾经参与过那场并购的内部人士透露的。但当时的合并也是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极力反对的,他曾在2015年3月,百度与携程磋商的时刻去找马东敏,表达不愿被合并,据说当时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2015年百度出售去哪儿的原因主要是①去哪儿巨亏;②美团点评合并,给百度O2O业务造成压力。

百度一方面想甩掉巨亏业务,一方面想重兵投入O2O业务,正是当年的7月,李彦宏说百度要投入200亿元做O2O业务。

4、再次拍板儿“处理”百度外卖:

百度曾经情愿舍弃去哪儿,也要力推的O2O核心业务——百度外卖,这次又被马东敏拍板卖了,而且只有5亿美金。马大姐可算是百度巨亏业务的清道夫了。我没说错吧?!

不过现在“清道夫”这个词好像不怎么流行了,网上都在说的一个类似的词是“首席铲屎官”?

从上面看下来,我觉得马东敏在百度的地位和话语权,有可能比李彦宏还高。李彦宏在百度上市时,就放弃了对马东敏的持股的所有权。2012年曾有披露,李彦宏的投票权占52.46%,马东敏的投票权占15.99%,那一年网上曾有人谣传两人要离婚,可把大家吓坏了。如果离婚的话,马东敏将会获得40%多的百度投票权,这下知道马大姐的厉害了吧?!

张旭豪

收购百度外卖后,饿了么的创始人张旭豪也第一时间发声,说“收购百度外卖后,将保持百度外卖的独立运作,实行双品牌战略”,以此安慰公司内部的惶惶人心。而且在很多内部人士都觉得阿里会整合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三大平台时,张旭豪也斩钉截铁的否认说:不可能!

《权力的游戏》的作者乔治·马丁曾在书中写到:在权力的游戏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会拒绝你为他们设计好的行动。

也许张旭豪并不卑微,今年已经是他创业的第9年,他的公司现在并购百度外卖后,员工人数应该已经超过了2万人,算上阿里给他的G1轮融资,也历经8轮融资了。

但张旭豪在饿了么所占的股份越来越少了,据36氪的一篇报道里写,有接近饿了么高层的人透露,张旭豪的个人股份可能在2个点左右了,《财经》报道的是5%以下,但未透露具体是多少。而阿里所占的饿了么股份是37%,百度在交易完成后也占5%的饿了么股份。

丧失了控股权的创始人,自己的命运是难以把控的,庄辰超的遭遇就是张旭豪需要警惕的案例。

当年庄辰超之所以只能表达愤怒,却无力阻挡去哪儿被合并,甚至连人家的谈判桌都没坐进去,就是因为去哪儿曾经在2011年,站队百度时,给了百度62%的股份,庄辰超个人持股只有7%左右,百度拥有绝对的控股权,马东敏自然有底气说啥就是啥了。

这事儿细说起来,也怪庄辰超太有情怀,非得想着独立IPO,结果在2011年面对——

  • 携程开出的5亿美金+携程接班人的条件
  • 百度开出的3.06亿美金+非竞争业务+允许去哪儿独立IPO的条件

他选择了百度这边。

而4年后,百度依然选择了把去哪儿卖给携程,而且是百度和携程商定大局后,才通知的庄辰超,2015年10月的一个周五通知去哪儿管理层,2天后的周一就对外公布了合并的消息。庄辰超当时的心情可以想象——“我乔峰抗辽多年,你今天才说契丹人是我爹?!而且还先斩后奏!”

同样看张旭豪的处境,其实他是没有能力承诺什么的,因为没了饿了么的控股权,无论是百度外卖的独立运营问题,还是饿了么是否会和阿里口碑、百度外卖彻底整合。决定权根本就不在他手上。

有人说他今天发表的独立运营宣言,更像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现在的饿了么,恐怕只有“马云·兰尼斯特”说了才算!

恩,阿里人有债必偿!

站在马云爸爸的视角上看,饿了么是阿里用来怼美团的三把利剑之一。另外两把就是口碑和百度外卖。所以未来兵合一处,将打一家,是很符合顶层设计的。

到时候阿里说要三家整合,张旭豪还能说什么?

庄辰超可以说是非常厉害的创业者了,在我心里,张旭豪要比他低至少一个段位。连庄辰超也玩不过百度的“瑟曦·兰尼斯特”。张旭豪能玩得过阿里的“马云·兰尼斯特”?

与阿里比,饿了么就渺小了;与马云比,张旭豪也就卑微了。

王兴

美团和阿里闹僵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因为阿里将美团和点评的合并、阿里和腾讯共同持股新公司的情况作为失败的投资案例来看;也因阿里要求王兴将腾讯踢出去,想要独家控股美团,王兴没答应,所以美团有一次融资时,阿里甚至低价抛售美团股票,砸盘。

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

据说这次饿了么收了百度外卖后,美团内部就立即成立了与阿里对决的作战小组。没错,美团始终都在盯着阿里,他们根本没把饿了么放在眼里。

凛冬将至!美团员工必须做好守夜人了。

王兴说过,互联网下半场,竞争没有终局,共存是常态。想要赢就只能等着对方在长跑中犯错误了。

那美团没有收购百度外卖,算不算判断错误呢?

我觉得不一定。《财经》的文章里说美团的人觉得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不高、百度更像是在甩卖资产,而不是战略合作,因此选择了拒绝。

但我觉得,百度外卖自身的问题也非常大。内部组织混乱、战略失误、甚至还出现了与CEO巩振兵姓氏相关的“巩大夜宵”品牌,被前百度高管认为是内部拍马屁的典型表现(详见《百度外卖为什么会掉队?》一文)。

这样的公司组织和文化,恐怕王兴是不会认同的。

不过话说回来,阿里为什么要死磕美团,也是王兴多少有点耿直了。说话太犀利,心气儿太高傲也不是好事。周鸿祎曾经在他做人人网融资时,见他第一面就觉得王兴是个非常自大的海龟。这一点,王兴近两年已经改变很多了。老哥越来越稳了。

王兴喜欢看书和追剧。

他其实更应该看看JP摩根的成功史,JP摩根他爹经常教导他说:要避免竞争,尽量整合同行,要争取在一个行业里获得垄断地位,才会有钱赚。最终JP摩根达到富可敌国的境界。

王兴也挺喜欢美剧《越狱》,不知道他有没有在追《权力的游戏》,提利昂·兰尼斯特在第六季里曾说过:一位伟人说过,需要握手言和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360截图20170824193100490

尽管这位伟人,就是提利昂本人。

写在最后:

本文写了一些关于马东敏、庄辰超、巩振兵(百度外卖CEO)、马云、张旭豪、王兴的故事。其中有一些我找到了权力的游戏里类似的角色,但也可能只是某一境遇下雷同。不过有趣的是,这6个人中,在百度外卖这场交易里,有两个人是幕后推动者:马东敏、马云;有两个是直接关系人:张旭豪和巩振兵;还有两个是间接关系人:庄辰超、王兴。

希望大家,从庄辰超和巩振兵被卖的遭遇中读懂马东敏、从庄辰超丧失公司控制权的故事中看清张楚旭豪目前的处境;从王兴对阿里的紧急应变中看到马云的怒气。

当然你如果觉得这几位互联网人物,在《权力的游戏》里有更符合的角色,也可以留言给我,记得说说他们的相似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