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亿市值公司CEO到孵化器里的连续创业者,共享睡眠舱创始人这3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代建功

代建功

代建功生于1973年,跟贾跃亭同岁。但他前半生的每一步,走的比贾跃亭还要顺,而且是实打实的拼出来的。

代建功:前半生的完美履历,毕业10年成上市公司CEO

我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都不清楚代建功老家是哪儿,不过他自己说后来定居在了上海,但工作在北京。还有另外就是他毕业前两年就加入了搜房网的前身公司,宜鼎信息。所以代建功创业前的17年职业生涯,都想给了搜房,也是蛮难得的一种经历。

代建功大学毕业第三年(1999年)就遇上了莫天全创办搜房,26岁的他加入新公司后,他历任搜房数据分析员、中房指数调查队队长、北京公司总经理、深圳公司总经理、总部市场和产品副总裁、副总裁兼华东区总经理、副总裁兼资讯集团第一大区总经理;2007年,34岁的代建功由副总裁兼华东区总经理升任为搜房网CEO,并在2010年带领公司在美股上市,成为了执掌百亿公司的CEO,时年37岁,可谓年轻有为。他前半生这一路扶摇直上的节奏,就像是坐上了火箭(这句话让我想起了Facebook的COO桑德伯格了)。

代建功职业生涯的15年都在搜房度过。而且毕业后第10年(2007年)成为了这家公司的CEO,毕业后第11年(2010年)他带领这家公司成为美国上市公司。虽然中间经历了三次上市失利,但最终还是成功了。

正如后来他离开搜房后,创立了依依短租,曾经信心满满的说:

在我近20年的职业生涯中,只要我想去做的事,还没有不成的。

让他这么自信的,是百度早期的员工、后来的天善资本董事长任旭阳,是他说服了正在美国斯坦福读书的代建功,回来做民宿、做短租。任旭阳成为了依依短租的天使投资人。

不过可惜的是,代建功仅仅做了2年的依依短租CEO,就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共享睡眠舱。

2016年9月27日晚,时任依依短租CEO的代建功曾做客某直播平台的节目《大佬微直播》,分享主题是:成功是熬出来的!

但显然,相比于2011年成立的蚂蚁短租、2012年成立的小猪短租,代建功显然没有熬得住。要知道共享经济的概念是2013年《经济学人》报道了之后,才被广泛关注的,包括引起投资人的追捧;直到2015年才被媒体称为“中国共享经济元年”。代建功的依依短租也是在2015年末开张的。

而在共享经济概念之前,代建功模仿的偶像项目——Airbnb——2008年就已经出现。Airbnb硬是熬了5年才赶上了共享经济的火热。

成功确实是熬出来的。但得看你熬不熬得住了。

为突发事件背锅,从百亿市值公司CEO到孵化器里的连续创业者

2017年7月19日在《创业家》发布的代建功口述文章里,他一开口就说了:

享睡空间是我的连续创业项目,此前我曾担任搜房网CEO。

他甚至都没提在搜房之后和享睡之前,他还担任了近2年的依依短租CEO,依依短租就像是被抛弃的前女友一样,被忽略了。

不到3年的时间里,代建功从一个百亿市值CEO,到斯坦福大学学生,再到一个追着共享经济风口奔走、入驻创业孵化器的创业者。

这其中都发生了什么?

一切还得回到2013年说起。自从搜房2010年在美股上市后,到2013年6月,搜房网的股票一直在18-23元左右徘徊。这也说明了上市后3年里,搜房网的业绩也比较稳定,没有明显的波动。代建功的CEO做的也是稳稳当当。

搜房网股价走势图

搜房网股价走势图

但在2013年7月之后,到2014年3月7日,9个月里搜房的股价从25美元涨到了最高的99美元,几乎翻了4倍。

这里还有个大背景,就是2013年中国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彼时小米已经创立3年,发展势头正猛,互联网思维的降维攻击论调兴起,许多传统行业纷纷尝试触网。

当时中国的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关系真正到了马云说的: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

传统企业转型从那时起成为了热门话题。

2013年万科的股价大跌19%,而为万科服务的搜房、易居中国、世联地产等却狂飙突进,股价成倍增长。2013年底郁亮带万科团队走进腾讯取经,2014年初,郁亮还带着万科高管去小米学习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带给传统行业的是恐慌,带给搜房带来的却是节节攀升的评级和股价。

因为它成了互联网轻资产、未来新兴产业的代表。就连经常发布股市研究报告的德意志银行都忽略了搜房的地产属性,把它当成纯粹的互联网公司看待,2014年1月还给了它“买入”的评级。预测股价调高到了108美元。

此时搜房的业绩收入也有相应的上涨,2013年搜房第三季度总营收为1.85亿美元,同比增长45.4%;净利润为1.03亿美元,同比增长108.9%。2013年预计收入超过6.1亿美元。尽管搜房网单季营收只有1.85亿美元,但利润却达到了1.03亿美元,这才是服务型公司最可怕的地方。这样的业绩,也带动了搜房的股票在当年狂飙218%。

但疯狂的背后,也不是没有隐忧。

搜房的高利润是靠对客户变本加厉的“压榨”得来的:

据我爱我家的(搜房网大客户)工作人员透露:5年来(2009-2014)搜房的端口套餐费用上涨了近10倍,原来只有PC端收钱,现在手机端也收钱,但事实上,购房的人数却没有改变。我爱我家每年付给搜房网的端口费用都高达上亿元,平均每个端口500-600元

而一直以来,搜房都已所谓的产品升级,来提高端口费,核心就是数量指标和排序特权的增加。每次“更新套餐”排序和功能上都会占据明显优势,而原有低价端口套餐效果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中介为了保持效果不下降,就必须要择价格更高的套餐产品。因为游戏规则由搜房掌握,中介只能跟随,几乎没有谈判的余地。——《被中介“群殴”的搜房网到底做了什么?》

直到2014年5月,杭州9家垄断了当地市场80%以上二手房源的中介公司集体下架杭州搜房网的所有房源。

同一天,重庆10家中介机构也结成联盟,向搜房网提出了约束涨价行为和竞争手段等要求。

紧接着6月,搜房网在北京、广州、成都遭到房产中介联合抵制。

到8月5日,上海19家中介公司组成“上海中介联盟”,召开发布会宣布将下架在搜房网的所有房源。这也直接导致了搜房股价当天跌幅超过7%。

至此,搜房的美梦终于破碎。

出了这么大事,代建功的CEO宝座岂能稳坐?

2014年8月8日,时任搜房CEO的代建功,宣布辞职,赴斯坦福大学学习。2014年的他当时已经41岁咯。这位在广西大学毕业获得双学位,2000年还在清华读过研究生班(但未毕业)的老总,又一次踏上了美国全日制求学的道路(他最终于2015年在斯坦福大学毕业)。

他做CEO的这4年里,带领着公司上市、2011年左右还与对手安居客在二手房市场里拼的你死我活,也算是一个不错的CEO了,可惜没有及时处理好盈利与客户之间的平衡关系。

显然代建功的这次辞职,是为中介抵制事件背锅而走。代建功的命运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代别人建立了功业。而后,搜房创始人莫天全出任CEO执掌搜房至今。不过搜房的股价后来也没有提振,反而呈逐年下滑的态势。

44岁仍在追风创业

和我之前写过的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3Vbike创始人巫盛华两位共享单车领域的创业者不同,代建功开始追风创业时,已经42岁了,2015年8月他注册了北京依依科技,做依依短租,模式就是照抄08年就在美国上线的airbnb,有趣的是依依短租的域名叫11bnb.com,连域名都跟人家的名字很像,哈哈。

详细看了他们的资料后,我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就是这家公司只进行过天使轮融资,但分别出现了两个不同的融资额度——

天眼查和IT桔子里是“数百万”天使投资:

360截图20170720200708541

而依依短租在自己招募加盟商的文案里写的是“数千万融资”:

QQ截图20170720200749

徐小平在2015年初就呼吁创业团队不要虚报融资额度,看来这个呼吁也没有什么卵用啊!

依依短租的第二个问题就是:2017年7月10日,也就是10天前,这家公司被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

360截图20170720201847351

看来代总对这家公司已经不是很上心了。主要精力已经投入到他的共享睡眠舱项目了。

不过在上面提到代建功参加的直播活动中,曾经有这样一段对话,想起来,还是让人唏嘘的:

依依短租在短短一年里面覆盖了全国300个城市,有30万套住宅。

主持人:

如果我是业主,我需要怎样的资质,还有手续流程去做这么一个事情呢?就是说我要让我的房子能在依依短租上面租出去,我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代建功:

不需要,你只要个有,不管你有一个沙发,有一个客厅,还是有一间房子都可以用来做短租。

……

创始人可能把短租这件事想的过于简单了吧~这种线下服务,是非常注重用户体验和正规保障的。任何条件都不需要就可以挂牌出租?给我一种为了冲量放低要求的赶脚。

主持人:

你梦想中10年以后依依短租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代建功:

我希望他10年以后,这个企业在中国或者甚至在世有它的价值,它能帮助更多人做的更好。帮助这些有房子的人,把房子创造更多的价值,所以不管怎么样,总结说就是希望依依十年后在中国,或者在世界上都有它的地位。

可惜2年不到,代建功就将短租项目换成了共享睡眠舱。主持人你给代总的Flag立的太早了!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如果没有了两边的遮挡,这个共享睡眠舱跟大学宿舍的上下铺区别并不太大

虽然外形很酷的样子,但从这张图可以看出,如果没有了两边的遮挡,这个共享睡眠舱跟大学宿舍的上下铺区别好像并不太大

不过这个共享睡眠舱项目最近也面临了一些技术问题和监管问题,导致项目刚上线不到3个月,就出现了暂停的情况。

享睡空间的官网目前只有这一个界面

享睡空间的官网目前只有这一个界面

视频:代建功回应共享睡眠舱被查封问题

而谈到共享睡眠舱和钟点房的区别时,代建功在创业家的那篇口述里说:

按计划,享睡空间的商业模式是2B2C,我们直接向用户收费,场地由合作伙伴提供。场地方提供闲置场地,我们与他们进行收益分成。

我们的初衷是为用户提供一个共享休息舱,就像公司采购了一个休息设备,放在公司里给员工午休的空间,不是用来对外出租或提供过夜休息服务的。享睡空间的开放时间是朝九晚六,晚上并不开放。此外,共享睡眠舱只能用于内部员工使用。

我还是想说,代建功可能把这件事想简单了。首先是需求是否存在的问题:共享睡眠舱不提供过夜服务,所以只能用户短时间的小憩,满足类似午间小睡的需求。而且他特意说了是让B端买去服务于内部员工的。

员工午间小睡当然是有需求的。

但是别忘了,满足这种需求的可并非一定是共享睡眠舱——

阿里备战双11,晒3000床被子

阿里备战双11,晒3000床被子

阿里为员工准备的床垫

阿里为员工准备的床垫

阿里为员工准备的帐篷

阿里为员工准备的帐篷

华为的床垫文化:员工打地铺午休

华为的床垫文化:员工打地铺午休

午睡需求甚至是加班需求,一个地铺、一个帐篷就解决了,普通公司一个好点的座椅(靠背可以放平那种)就解决了。还需要在公司兴师动众的安装睡眠舱?

如果需要公司划出地方,安装好共享睡眠仓还要向员工收费。员工肯定骂街:这TM就尴尬了,这算啥公司福利?

半小时10元钱的收费,你敢躺吗?

半小时10元钱的共享睡眠舱,你敢躺吗?

综上可知,这个共享睡眠舱项目如果按创始人代建功说的2B2C模式,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可替代产品太多,作为公司福利给员工略显尴尬。

而如果是直接2C模式,那它就是钟点房、就是太空舱了。也没啥新鲜度可言。而且在市面上要面临各大连锁酒店、平价日租房等竞争。还得面临消防方面的安全监管。

创业最怕的就是创始人YY出来的伪需求,后面会越创越尴尬。

所以目前这个共享睡眠舱的项目处境那是相当滴尴尬啊!

共享概念创业那些坑,你都了解吗?

首先是人们对共享经济概念的理解误区。共享经济是对闲置资源的使用权的再利用,从而创造出经济利益。目前显然有很多人把租赁经济错当成了共享经济了。

此处引用一下松禾远望基金的合伙人田鸿飞的回答:

正如现下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共享充电宝,以及雨伞、篮球等这些千奇百怪的衍生套路。明明都是租赁的生意,却生生给包装成了共享经济。

其实从共享单车开始楼就被带歪了。对于摩拜、ofo、小蓝、小鸣而言,都是非常明显的B2C分时租赁的业务模式,早已偏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却巧借了“共享”之名。目的无非是给市场画一个更大的饼,索要更高的估值。

因为共享经济最起码应该是去盘活闲置资源,有偿与他人分享,从而提升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反观共享单车和充电宝却都是在人为制造新的资产和新的需求。其收取押金和使用费的方式,与我们去景点游园时,租个电动车逛逛本质上并无区别。

所以还是互联网人有文化,把文字概念玩儿的很溜,混淆了很多人对共享和租赁的认识。但从我们投资机构的角度,通过商业价值本质,两者还是有着一目了然的区别。

共享经济和租赁经济的区别

共享经济和租赁经济的区别

其次是很多创业者没有处理好与政策监管的关系。比如共享睡眠舱,本身是否属于共享经济概念先不谈,就说说它其中面临的消防监管,密闭空间的设计上是否有缺陷。这些都将影响着它的市场化进程。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创业者自身对项目商业模式的理想化。
过于对概念的追求,导致创业这件事成为了违背商业伦理的一件事。这就非常可怕了。比如前两个倒闭的共享单车项目:以为投入几千辆车,占据二三线城市,就能提前卡位,做着被收购或者拿巨额融资的美梦。
殊不知,在当时的二三线城市的用户认知、素质、以及市场环境,都不一定适合做共享单车。
又或者像代建功这样,Airbnb火的时候,做11bnb;2年之后又换共享睡眠舱的概念。始终都在追着共享经济的风口走。但这两个项目在国内,是否真的是刚需,是否真的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个还比较难说。
2017年的创业,已经不再是将美国的热门项目Copy2China的时代了。
共享概念的创业项目,截至目前也没有一个真正盈利并成功上市的,谁也别跟我扯Uber、Airbnb、滴滴打车、共享单车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估值,估值算个P啊!
现在创投圈还有个不太好的风气,就是投资就像是击鼓传花,风口来了一窝蜂的上,中途谁先离场谁最赢。这波风气,跟贾跃亭还真有那么点关系。
代建功和贾跃亭同岁,都算是连续创业者了,他们的新项目也都刚刚开始,希望他们能有成功的一天!
就聊到这吧,说多了都是泪。

附代建功个人履历:

1997年毕业于广西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学位。

1999年6月参与创建搜房网,做北京公司的总经理,为了养活公司,他做过教育培训,咨询服务,活动策划,出版发行,连锁加盟,广告销售。只要能挣钱维系公司,他都干。

代建功回忆“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一个月挣的钱跟花的钱打平”。

2000年南下深圳,接管收购的深圳公司并担任总经理,组建深圳团队并让深圳公司实现盈利。2000年曾就读于清华大学研究生班。

2001年代建功转战上海,一干就是6年,不仅拿下上海这个最难啃的码头,市场份额超过90%,而且组建了搜房华东的一系列公司并让这些城市领跑市场。

2007年代建功重返北京总部任职总裁,全面参与搜房的管理,搜房的业务也在他与管理层的运筹下,突飞猛进,一直领跑。

2010年,代建功晋升为执行董事和CEO,在经历了三次上市失利后,与管理层一道,带领搜房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

2011年搜房经历了来自对手安居客在二手房市场的挑战,他又亲自兼任搜房二手房集团总裁,领导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夺回了二手房网络市场老大的位置并大大提升了搜房在这一市场的领导地位。

2013年,在搜房攀上顶峰的时候,他出国留学,被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录取,成为一名全职学生。

2014年8月辞去了搜房网总裁和CEO的职务。

2015年8月成立北京依依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旗下主要产品是依依短租,域名11bnb.com,与美国的共享住宿公司Airbnb非常像。

2016年辞去了搜房网执行董事的职务,专注自己的民宿新事业。

2017年5月成立北京享睡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旗下主要产品就是共享睡眠舱。

2017年7月15日,共享睡眠舱项目暂停。

代建功的创业之路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